馆藏精品| 捐赠展示
藏品征集的信息构建
发布时间:2014-04-19 09:15:03 浏览次数: 文章来源:

    藏品是展览的核心,在以信息传达为目的的展览理念下,藏品的信息解读是展览形成的基础,也是展览说服力的保证。全面搜集、系统化梳理和构建的藏品信息,将是博物馆展览发展的基础。如何做好藏品信息的搜集与处理,也成为博物馆专业人员需要面对的内容。

  传统征集工作的不足

  藏品征集是博物馆根据其性质、特点的需要,通过各种途径,有目的地不断补充文物或标本的基本业务工作。多年来,大量的历史遗物经由征集人员的筛选和研究,再经过鉴定等程序之后,移交保管部门,成为博物馆藏品,为博物馆发展和社会文化进步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在由征集而入藏的过程中,藏品信息被记录在册,形成记录卡片。以往博物馆的藏品征集登记,多是直观信息,比如名称、时代、质地、尺寸、数量等基本内容,而对于文物“背后”的信息则由于种种原因,在征集环节只作简单描述,有时甚至都无法对文物信息做出具体的评价。简单的信息记录,显然无法满足展览策划的信息运用要求,即使有专业人员对征集来的文物进行后续研究,但数量众多,门类庞杂的文物藏品,显然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深度解读的,可以说,文物征集环节的信息记录不足,对博物馆展览的表现和发挥有着直接影响。

  “藏品征集要重视原始记录和原始资料,对征集品的有关情况,都应该有详细的记录。记录要求真实、准确。凡是需要了解的情况,都必须想尽办法去收集。”这代表了学界对于博物馆藏品征集的普遍认识。从多年来相关理论研究来看,专家学者也多将“重视文物原始资料的积累”作为文物征集的主要原则之一。然而,实际工作中落实情况却并不乐观。

  现实条件的不足影响了藏品征集的信息构建。一方面是专业人员不足与工作理念的原因,征集记录时多将重点放在文物的鉴定方面,文物原始信息记录往往不作为重点。另一方面,征集工作面临诸多客观限制,很多中小型博物馆没有专门的征集部门,经费来源不足,计划性不强等因素,甚至连基本的征集工作都无法正常进行。再者,进入新时期以来,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不断深化,人们的文物意识和市场观念越来越强,曾在文博界起很大作用的行政调配的时代离我们越来越远,使文物征集的难度越来越大。收藏市场的火爆,带来文物流动性增大,同样使得原始信息丢失很多。

  构建藏品信息模式的建议

  “信息定位型”展览对于藏品信息解读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作为藏品信息构建的第一个环节,传统征集工作理念和方式显然已经无法满足这种展览模式的要求。努力实现藏品征集中的信息系统化和全面化,是提升展览传播效果的重要基础工作。

  中国文物信息咨询中心组织编制的《博物馆藏品信息指标著录规范》是目前博物馆藏品管理的主要规范性文件,包含了藏品信息指标群、藏品管理信息指标群和藏品文档与声像资料信息指标群三大类信息内容,围绕藏品本身分别统计共有34项信息之多,记录非常详细。

  在此,笔者参考其中藏品信息的规范指标分类,并结合藏品征集的工作实际和展览策划的具体需要,试对未来征集工作需要构建的藏品信息模式提出建议。

  1.做好藏品器物学信息的记录

  这是以往征集文物时都要详细登记的内容,易于实现,展览形式设计同样需要这些信息来规划空间。

  2.完善藏品原始信息记录

  这是需要大力搜集的信息内容,包含了征集时文物藏品所处的各种实地环境信息,侧面相关记录,以及口碑相传的内容等。对于展览而言,原始信息越是详细,展览中加以利用和辅助展品复原的依据也就越加充分,也“能更多地开展藏品内部联系的研究,体现藏品背后人的活动,对藏品的内涵能够给予准确的界定。”

  3.建立藏品相关的研究资料和著作成果统计

  文物征集入馆时,利用现有网络数据库资源,搜索建立与征集文物相关的研究成果统计目录,进而形成围绕文物藏品的信息研究电子资源数据模块,这对后续的藏品研究和展览策划,都将非常有益。从社会收藏家手里征集文物时,还有个值得注意的现象,就是他们会对自己的藏品如数家珍,多有过先期研究,这个研究基础不应忽视。

  4.注重展品之间的信息关联性

  信息记录整理时,开辟专栏来指明这件(套)器物与其他征集品以及现有馆藏文物之间的关联性。工作可由征集人员和相关藏品保管人员共同研究完成。统计中无论是器物的外观、质地、用途相似,还是其他蕴含信息有关,都做出明确记录,这样既可以体现征集品在宏观藏品体系中的各项,又体现单个器物之间信息的关联性。

  5.做好藏品信息的多角度梳理

  不同的文物,征集之时要考虑的文化因素可能会大有不同,甚至是同一件文物,也经常会有好几方面亮点的文化信息,如果对其代表的历史文化分类梳理,展览策划就可以有较多的选择角度潜力。以明代宣德年间青花瓷器为例,策展人员既可以围绕青料与前后时代的不同来策划展览;也可以根据对当朝青花纹饰的变化来进行当时审美意向的解读与策展,甚至可以根据当时青花瓷器器型烧制的特点(包括缺陷)来对观众解读。不同的信息切入角度,就是对藏品不同侧面的展现。在展览策划日趋活跃和思路愈加开放的潮流下,对征集文物提出尽可能多的信息思考维度并加以详细统计,围绕藏品构架经纬丰富的信息环境,不失为一种值得思考的方法。

来源:中国文物报  2014年4月16日6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