馆藏精品| 捐赠展示
历史上宁波港曾是国内三大主要贸易港口之一
发布时间:2011-01-25 10:06:55 浏览次数: 文章来源:Ç®½­Íí±¨ 
  南宋时的宁波港也很强大

  唐代,宁波产的越窑青瓷从宁波港出发,最远销到埃及开罗;

  北宋,宁波已是国际性港口,波斯人在城里有了固定活动场所;

  南宋,宁波因港而兴,驻城军事领袖可以辖制两浙及福建沿海地区;

  明朝,实行海禁后,宁波港凭着天然优势,还一度发展成“16世纪亚洲最大的自由贸易港”……

  昨天,本报刊登了《宁波港是国内最早的港口吗》一文后,有读者向本报报料,历史上宁波港也很强大,跟现在的宁波港相比丝毫不逊色。

  北宋时,它已是国际性港口

  “宁波曾经有条路叫波斯巷,在东门口附近,地名的由来跟港口有密切的关系。”昨天上午九点,鲁先生给本报打来了第一个电话。

  鲁先生今年73岁,是一名老教师。他说,“波斯巷”就是现在的“旗杆巷”。这个地名现在晓得的人很少了,他也是从书上翻来的。

  《宁波港史》记载,北宋时,西亚的波斯(今伊朗)商人经常来宁波做生意,当时的政府还专门在波斯商人聚居地设置了一个“波斯馆”,波斯商人在附近还造起了清真寺,波斯巷因此而得名。

  “波斯巷说明,当时的明州港已经算得上一个国际性港口了。”鲁先生说,跟港口有关系的另外一个地名是“战船街”,在姚江南岸,现在还在沿用。他很小的时候就听老人说,这一带老底子是造海船的。上世纪70年代,考古队员还真在附近挖掘出一个造船厂遗址来,可见民间所传非虚。

  鲁先生说,关于宁波的造船史,他也翻到过一些资料。宋代时,宁波是全国建造海船的重要基地。历史记载,当时在宁波制造了四艘神舟,载重在500吨以上,其中两艘开到高丽后,“举国耸观,欢呼嘉叹”。

  海禁时,它仍有过繁华时光

  昨天下午,北仑的顾先生也给本报打来了热线。不过,他不是来报料,而是来“纠错”。

  “报道上说宁波港除了明代海禁时期以外,一直是对外贸易港口,实际上,明代海禁时期,港口有一段时间还是很繁荣的。”顾先生是当地一名文化工作者,喜欢研究家乡的历史。

  “都海禁了,港口还能繁荣?”记者很是好奇。

  顾先生解释说,明朝闭关锁国后,浙江沿海的海外贸易一度频临绝迹。但当时无论是民间,还是海外商人,都对海上贸易有着强烈的要求。于是乎,海上非法“走私”产生了。

  “地点是在双屿港,在六横岛附近,当时在那里走私货物的有日本人、葡萄牙人,多的时候港口停靠的船舶有千余艘,上万名商人。”顾先生说,双屿港还逐渐成为了葡萄牙人的海上走私据点,有学者称之为“16世纪亚洲最大的国际自由贸易港”。

  真有这么回事吗?记者咨询了研究宁波港史的专家林士民。林士民说,确实有日本学者作过类似论述。1524年至1548年间,是双屿港市场最繁荣的时期。当时参与贸易的还有暹罗(泰国)、婆罗州(印尼)和琉球等地海商,当时的贸易额每年超过三百万克鲁查多(即现在葡萄牙通用的货币埃斯库多),这在当时是个惊人的巨额。

  林士民说,可惜的是,1548年,明政府派遣军队摧毁了港口。葡萄牙人随后窜至广东海面,1553年以曝晒货物为由,行贿海道副使汪柏在澳门登陆,开始长期居留下来。

  当年,浙江人出海得在宁波签证

  热心读者的电话让尘封的宁波港历史再度浮现在世人面前,那么,作为“海上丝绸之路”启碇港的宁波港,还有哪些鲜为人知,却能令宁波这座城市居民为之骄傲的故事?

  听到这个提问,林士民笑了。“宁波港一直以来是中国对外贸易的港口之一,这样的事太多了。”

  林士民说,明州港唐代被列为开埠港口之一,是沟通东南亚、南亚及阿拉伯各国的主要港口。当时的海外贸易已经相当发达,书上记载,“海外杂国贾舶交至”,江厦码头一带“帆樯如林”,“镇鼓相闻”。

  从宁波港出运的越窑青瓷最负盛名,从东方的日本鸿胪馆,到印度布拉明纳巴德,再到非州埃及开罗,都有越窑青瓷在那里列市销售。

  到了北宋,明州港是当时五大港口之一,朝廷在这里设立了市舶司(类似海关的机构),舟山、温州诸港也在管辖范围内,还一度规定“非明州市舶司而发往日本、高丽者,以违制论”。

  “明州港在南宋最为繁华,是国内最重要的港口。”林士民说,当时,朝廷撤掉了杭州、秀州(今嘉兴)、江阴、温州四地的舶务,只剩下明州一处,于是,这些地方的人要出海做生意,必须得来明州“签证”。而且,当时的沿海制置司驻节明州,权力可节制两浙和福建沿海地区,明州城的行政等级上升至历史最高点。

  “元朝时,明州港改名庆元港,依然是国内三大主要贸易港口之一。”林士民说,历史上宁波港一直非常繁荣,上海港兴起后,其重要性才开始减弱。

  和义路遗址

  1973年,从和义路至东门口约750平方米地段中,发掘出一批珍贵的唐代越窑青瓷,同时出土的还有还有唐代龙舟、宋元时期的龙泉窑和景德镇窑瓷器、造船厂。此次出土文物价值很高,当时的中国历史博物馆曾借去几件在国内巡展。

  新安沉船

  1975年,韩国渔民在新安外方海域发现一艘沉船,考古队员从沉船里发掘出了两万多件青瓷和白瓷,两千多件金属制品、石制品和紫檀木,以及800万件重达28吨的中国铜钱,这一考古成果震惊了全世界。沉船上有个铜制称砣刻着“庆元路”字样。学术界普遍认为这条沉船是从庆元(宁波)出发的。

  有减摇龙骨的北宋海船

  1979年,发掘于东门口交邮大楼工地,减摇龙骨能减轻船体摇摆,国际上开始使用该装置是在19世纪的头15年,宋代这一创造比国外要早六、七百年。

  市舶司(古代海关)仓库

  1995年,在今天一广场颐高数码处发掘出宋元时期一处市舶司仓库。证实了史料上关于明州设市舶司的记载。

  清代远洋商贸运输船

  2008年,宁波水下考古队在象山港发现了一艘清代的远洋商贸运输船。打捞上“盛源合记”玉印、西班牙银币、精美青花瓷等近500件文物,还有鄞州产的梅园石。西班牙银币是当时东南亚贸易中的国际货币,印证了宁波港是重要的对外贸易港口。

  水下文物遗存多

  1998年,原中国历史博物馆与宁波文物考古研究所合作,在宁波成立了国内第一个水下考古工作站;2008年,水下考古站又升格为继广州阳江(南海一号发现地)后国内第二个水下考古基地。

  近年来,宁波水下考古队宁波海域共发现了25条水下文化遗存线索。其中在象山港内确认4处水下文化遗存,在渔山列岛海域发现了1艘清代木质沉船和2艘铁船。

  (周皓亮)